Welcome to www.zsdongji.com ! | 网站首页 | 东极简介 | 东极美景 | 东极线路 | 东极住宿| 票务预订 | 东极答疑 |
为你提供舟山旅游咨询服务。
东极旅游客户服务
客户咨询电话: 0580-2054890
客 服 QQ: 309122577
订 单 传 真: 0580-2600190
旅 游 服 务: 0580-8117668
休闲游船服务: 0580-8117678
微薄关注 新浪东极岛关注
五一东极订房订票
东极订房订票
东极岛订房、订票
东极旅游指南
东极订房、订票表
东极酒店宾馆推荐
东极东福大酒店
东极渔家客栈推荐
东极渔家客栈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告知,电话:0580-2054890。
里斯本丸沉船纪念馆
作者:网络 加入时间:2012-9-22 19:02:24

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纪念馆主要展示1942年10月2日发生在东极洋面的里斯本丸沉船事件的介绍图文,陈列东极渔民勇救遇难英军时留下的证物及英军用过的生活用具和物品。民俗民风展示厅共收集了近200件东极人早先的生活、生产用具,还有100多年来东极渔船从小打洋船到木帆船、机帆船、钢质渔船的模型。渔民画馆展示了30名不同时期作者的近150件作品。

里斯本丸沉船纪念馆

 

里斯本丸沉船纪念馆

 

里斯本丸沉船纪念馆

 

里斯本丸沉船纪念馆

沉船始末
 
随着人们对“里斯本丸”沉船事件学术研究的深入和历史档案的开放, “里斯本丸”沉船历史文化逐渐清晰了。 “里斯本丸”原属邮政船,长135.64米,安装有2台往复式主机,最大 马力为4684马力,航速12节,总吨位为7053吨,二战期间被日本军国主 义政府征用后改为运输船,1942年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起航,途经香 港,去日本东京。9月27日,“里斯本丸”装载着778名日军换防官兵 以及1816名英国战俘和财物,于10月1日航行至舟山东极(青浜岛) 外海时,被美国潜艇用鱼雷炸沉,船舱立即进水,危险万状,战俘大 部分都在该轮的三个舱中,日军不但不放他们出来,反将舱门紧封, 经战俘们全力击撞,总算打开一门,得以逃生,在逃生过程中,因拥 挤而悲惨呼叫之声,可想而知(此情系由被救英俘所口述),10月2 日上午该船沉没。当时战俘跳入海中逃生,这一事实过程,当年有许 多青浜、庙子湖渔民亲眼目睹惨烈情景。大量的货物和战俘漂浮在海 面上,东极乡渔民闻讯,驾小舟陋船,奋力营救英国战俘共计384人, 并将他们接到渔村救助。10月2日日军上岛搜捕,抓走绝大部分英国被 俘人员,仅有詹姆斯、伊文思、法伦斯3位英国人被当地渔民藏匿得以 逃生,辗转重庆,再返英国。


香 港 沦 陷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并在数小时之内对马来西亚、印尼、泰国、新加坡、香港等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起进攻。12月8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向日本宣战,太平洋战争正式爆发。就在这天上午八点,日军驻广州二十三军司令部酒井隆,指挥第三十八师团,越过深圳河入侵香港。这时候保卫香港的守军只有一万五千人,而且仅有五架旧战机可以使用,强攻之下,英军节节败退,五天之后九龙沦陷。日军不断炮击及空袭港岛北岸,12月18日晚上,六个营的日军,在黑暗中横渡维多利亚港,在北角至爱秩序湾一带登陆,仅用五天时间占领黄泥涌峡,打死加拿大军司令劳森准将,英军失去了最后的防线。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港督杨慕琦向日军投降,香港沦陷。 1942年1月,当英国远东总司令要求向香港增援两个加拿大营时,丘吉尔也一度认为是无意义的牺牲而提出反对,但后来还是增援三千名加拿大官兵,结果到香港刚刚两个星期,日本人就打到香港,人地生疏的加拿大官兵虽然英勇抵抗,但在敌军的轰炸下,还是死伤过半、司令阵亡,残部沦为战俘。 就像在亚洲的其他城市一样,日军占领香港后犯下了各种暴行,奸淫掳掠,屠杀战俘及平民,整个香港约2000名守军阵亡,4000多平民被屠杀,1万多名士兵变成了战俘。其中英国战俘5000余人,这包括后来被送上“里斯本丸”的1816名年轻人。二十岁上下的他们还不知道,从这一天开始,每活一天,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这是深水埗战俘营。香港沦陷之后,日军在这里设立规模最大的战俘营。大批英国俘虏住在这里,战俘营好比难民营,污水横流,疾病蔓延,食物紧缺。受不了折磨想要逃跑,日军发现一个打死一个,开始还保持绅士风度的英国官兵不到几个星期风度全没了,为了能活下去,他们把漂亮的军靴换成了烟和食物,这就是战争。在战争面前,失败者没有尊严,不少俘虏因缺食而死,他们一天天地消瘦和虚弱下去,1942年夏天日本政府决定,送战俘到日本去做苦力。 

  1942年“里斯本丸”接受第一次运输任务,船长名叫经田茂,船员77名负责把1816名英国战俘及来自日本陆军部队的778名日军和货物1676吨送回日本。 9月27日,满载着英军战俘和货物的“里斯本丸”离开香港向东前进。它经过台湾北端的东岛灯塔,经过宁波象山县的北渔山岛灯塔,船上的战俘身体瘦弱、疾病缠身、神情呆滞,这些英国小伙子们还不知道,他们即将被带往一场凶险的灾难,驶向地狱。

  根据幸存者们的回忆,战俘们分别被关押在三个舱内,每个舱大约600人左右。靠近船头的一号舱,主要关押着皇家海军和步兵团; 二号舱中,战俘主要来自皇家苏格兰团;船尾的三号舱里,主要关押着皇家炮兵团。这样的安排,在“里斯本丸”沉没的时候,对每个人的命运造成了关键性的影响。而在那之前关进哪个舱,其实并没有区别,拥挤不堪的船舱里,缺少的不只是空间,就连光线也成了奢侈品。没有空间,没有光线,也不知道时间,汗水、体味、呕吐物和排泄物,更令人透不过气来,战俘们此时最希望的,就是能到甲板上去。 启航不久,战俘关押舱内的情况开始越来越糟。对于船舱里当时的情况,丹尼斯莫里用“动物园”这个词来形容,在他的记忆里,他们当时还不如动物园里的动物。在那个黑暗恶臭的空间里,他和他的战友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神的阴影在自己身上游荡。

  和田少尉为了控制局面,让日军开始在关押舱口钉木条。英国战俘指挥官斯图尔特上校马上提出抗议,要求日军至少拿掉一块木板,留点空气能让他们呼吸。结果为了这件事,经田茂船长跟和田少尉争吵起来,和田少尉坚持说:“1816个战俘很难控制,我命令封舱。”和田少尉下令用木条封死三个关押舱,空气无法进入舱内,船舱里的战俘们不知道身在何处,空气越来越浑浊,战俘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这时候,二号舱内已开始有人病死,英军战俘的首领和翻译,不断向日军要求空气和水,但他们丝毫不予理睬,战俘们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人。

  1942年9月30日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就在浙江省宁波象山县附近的海域,正当美国潜艇“鲈鱼”号在中国海域寻找猎物之际,“里斯本丸”闯入了“鲈鱼”号潜望镜的视野。一切都像命中注定,“里斯本丸”已经完全暴露在“鲈鱼”号的攻击范围内。“里斯本丸”船上,1816名英国战俘和778名日军,这时还不知道自己已被“鲈鱼”号锁定了,“里斯本丸”的寿命也走到了尽头,决定它生死的正是“鲈鱼”号的鱼雷。
经过几个小时的跟踪,这艘潜艇直线快速航行,潜艇在前方恭候它的到来,他们尽量靠近鱼雷发射区域,但是由于天还没有亮,他们无法确认鱼雷发射距离,视线不是很好,所以他们只能向前行驶,潜在水中等待发射。早上七点零四分,三枚鱼雷从3200码之外向“里斯本丸”射来,三枚鱼雷发射之后,“里斯本丸”仍在断续航行,指挥官判断没有击中目标,“鲈鱼”号毫不犹豫地发射了第四枚鱼雷,打中了“里斯本丸”的船尾,两分十秒后海面上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从潜望镜看上去,已经停下来的“里斯本丸”表面上并没有明显的损毁。八点四十五分“鲈鱼”号在1000码外,发射了第五枚鱼雷,没有击中。九点三十八分,发现一架日本轰炸机正从空中飞来,于是马上发射了第六枚鱼雷,“鲈鱼”号立即下潜一百英尺,四十秒后,传来鱼雷的爆炸声,“里斯本丸”再次被击中,此时,船身也已经开始倾斜,中午过后,“里斯本丸”沉没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几艘日本驱逐舰从上海方向驶来,将船上的日本军人进行了迅速转移。

  六枚鱼雷,将“里斯本丸”打入地狱。危难之时,英军被日军封死在舱内,生存希望渺茫,他们还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呢?
1942年10月2日,太阳如常升起,一直被堵在漏水舱里的所有战俘们,还要拼着命轮流泵水,有人在泵水的时候活活累死,这是何等地惨烈。到了早上,当“里斯本丸”船身突然一抖的时候,每个战俘都心惊肉跳,他们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船舱里的海水越来越多,空气越来越稀少,当“里斯本丸”开始明显倾斜的时候,生存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英国战俘的指挥官斯图尔特上校决定尽全力突围出舱,这时候豪威尔中校拿着一把刀,自告奋勇做突围先锋,不仅打开了自己所在的二号舱,还和其他人一起打开了一号舱和三号舱。率先突破舱门的英军战俘立刻遭到日军枪击,豪威尔中校受伤,波特中校当场被打死,另一些人被日军堵在舱门口枪击,越来越多的战俘从舱口涌出来,日军已经无法阻止一场血腥的屠杀,甲板上成为血淋淋的屠杀场。在激烈的战斗中,“里斯本丸”又一阵剧烈地下沉,所有的人意识到它马上就要沉没了,三个舱里的战俘都在舍生忘死地突围,而最绝望的是三号舱的战俘。

  前面说了“里斯本丸”被炸穿的部分正好是三号舱所在的船尾,因此海水涌入的最早,也最猛。舱内人员因为长时间封闭和快速地泵水已经虚弱不堪,有的人明明看到舱门口打开却已有心无力,这场突围对他们来说已经太迟,200多名勉强还能动的只能靠互相扶持爬出去。可就在这关键时刻,通向舱口的木梯只听“咔嚓”一声,木梯断了,舱里400多人彻底断了生机。“里斯本丸”严重地向左倾斜,第三舱的士兵们从舱口出来之后和所有士兵一样,本能地向船头方向涌去,或者直接跳入海里。一些战俘们还挣扎着从舱里爬出来,开始唱着:“再见了,比如黛利大街,再见吧,莱斯特广场,蒂珀雷里虽然遥远,在遥远的蒂珀雷里……”。“里斯本丸”在战俘的歌声中走向它的末日。船尾完全沉了下去了,三号舱内剩余的400多名英国战俘此时无一幸免,“里斯本丸”船头向上喷出巨大的水花,最后挣扎了几下,慢慢地沉入海底。1200多名英军战俘全部落入海中,也许是命不该绝,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一场海难竟然也有了见证人,他们到底是谁,“里斯本丸”沉没的时候,亲眼看到它沉没的不只是日本人和英国人,还有中国人,他们就是东极岛上的中国渔民。

1942年10月2日这天早上,几乎全村人都远远看到了海上即将沉没的“里斯本丸”。就在老百姓远远观望的时候,1200多个虚弱不堪的战俘随着“里斯本丸”的沉没纷纷落入海中。就在此时,战舰上的日军还在枪杀落水的战俘,这一切情景让中国老百姓目瞪口呆。“里斯本丸”出事的时候,正好是涨潮时间,刮的是东北风,饱受饥饿和疾病折磨的战俘,在茫茫大海中根本控制不了方向和速度,只有随波逐流漂向西南方。西南方是东极乡的青浜岛和庙子湖岛,对战俘们来说是一线生机,如能游到附近的小岛扒住礁石甚至能上岸也许还能捡回一条命。没过多久,岛上的居民首先看到海面上漂过来一大片货物,这些漂浮物中,有挣扎求生的战俘和浮尸,也有货物。67年前,当地居民还都住着草房,吃着番薯,哪里见过洋货。看到海面上漂来的货物,他们还不知道海上还漂着人,捡洋货最后竟然变成了救洋人,海里有人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青浜岛和庙子湖岛。渔民们自发组织,摇着破旧的小舢板在大海里虽然显得非常渺小,但在东极洋面上展开的一场生死大营救,却使384名英军战俘成了营救中的幸运者。而这一切,都被日军看到了,日本军舰渐渐远去。而中国渔民还在营救海难中的英国战俘,但简陋的小船,追不上大海吞噬生命的速度,当10月2日黄昏来临的时候,海面上己空无一人,“里斯本丸”也早已不复存在。

  关键时刻,中国渔民的小木船出现了,384名英军被救上了东极岛,东极岛上的198位渔民,出动的46艘渔船先后出海65船次进行营救,其中278人救到青浜岛,106人救到了庙子湖岛,这事成了东极岛上一件天大的新闻。要安顿这384位青壮年洋人,这给小小的东极出了一道难题,当时东极岛也只有1000多居民,岛上没有多少农田,只种植少量番薯,岛民住的是草房,常年半饥半饱。可是救人的时候谁还想那么多,管他有多少难民,先救上来再说。
  384名英军战俘,慢慢地走进东极岛的渔村,来到了村民们的家门口,由于村里住房条件有限,一部分英军战俘被转移到天后宫庙。在异国他乡的这座小庙里,这群疲备不堪的英国年轻人放心地睡着了,在他们的头顶,东方的神明正默默地在保佑着他们。能睡在青浜岛的天后宫里就是福气了,想起那些跳海逃生的战友遭到日军野蛮的射杀和还有人好不容易爬上日本船边,却又被踢回海中,没有被救上岸的必定是生还无望了。就在同一天晚上1432条人命已经魂归东极岛的海底。
  “里斯本丸”沉没之后,还有一截桅杆露出水面,像是死神的标记,时刻提醒着英军的苦难还没有到底。战俘们被救上岛后,通过村民们的送衣送食,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在青浜岛,大部分战俘被安排到天后宫暂住,一部分人散住在渔民家中,庙子湖岛上的战俘几乎全部住进了渔民家里。1948年定海县东极乡的调查报告上这样描述:“两山居民目睹受难英军不惟单衣淋漓,甚有赤体者多人惨状。渔民自动分赠衣衫,棉衣滚水饭食,并为之安宿。”其实这个慷慨解困的渔村,当时的情况几乎是三餐不济,好比半碗饭,一个人还吃不饱,突然变成两个人吃,那不是雪上加霜吗。但是善良的东极人,还拿出珍藏的雏蛋和鱼干来招待稀客,可谓是倾其所有,英国战俘在东极岛上过了一夜,和渔民们结成了生死之交。
  对于被中国人救来的战俘,日本军队怎么会善罢干休呢,所以第二天天才刚刚亮,200多名日军乘着5艘舰艇,直奔东极岛而来,还一路朝天开枪示威。早己是人心惶惶的村民们想找地方躲起来,可偏偏岛小地荒无处可逃,跳下海更是死路一条。200多名日军分几路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岛上充满着紧张的气氛。躲在暗处的战俘们知道不可能再拖下去了,没有任何强迫,也没有任何怨言,战俘们自发集中起来一起向外走去。劫后余生又祸不单行,这就是“里斯本丸”上英国战俘的宿命,也是战争中人命运的总结。势单力薄的老百姓有善良勇敢的心,却没有反抗枪炮刺刀的能力。在残暴的武力之下,日本军队不用伤之一兵一卒,就抓走了东极岛上的英国战俘,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中国老百姓竟然敢虎口救人。
  青浜岛渔民在唐如良的指导下把三个英国人送到了小湾洞,小湾洞位于南田湾附近,就是在那里伊文斯、法伦斯和詹姆斯顿三人躲过了日军地毯式地搜索。
在村民们的帮助下,三个英国人白天藏到小湾洞由当地妇女送饭,晚上再到南田湾过夜。尽管老乡们尽心照顾,但三个英国人还是一天天地虚弱下去,而且开始生病。为此,渔民们还想方设法在日军的眼皮下想把三个英国人尽快转移出去。事不宜迟,东极岛的头面人物沈品生亲自出马,上葫芦岛去请廖凯运,这廖凯运非同小可,在舟山一带有着一支自己的抗日武装。沈品生说明来意之后,廖凯运立即前往东极和三个英国人会面,见他们都在发烧,廖凯运当机立断马上安排他们转移。10月9日傍晚时分,他给三个英国人穿上当地渔民的衣服,让他们躲进舢板船舱里直奔葫芦岛,廖凯运亲自带上自己的人马护航,尽力躲过日军想在天亮之前赶到葫芦岛。三个英国人到了葫芦岛,马上就被送进了廖凯运的岳父杨福林家中,生病的伊文斯甚至就躺在了主人的床上,无法动弹,就在给他们三人烧水洗澡、做饭更衣忙成一团的时候,又一条小船悄悄驶进了葫芦口,原来廖凯运作了两个决定:一个是马上转移,一个是派人通知他在沈家门当镇长的岳父杨福林,要他去请大夫。因当时日本人查得很紧,任医的李启良博士不肯来,杨福林就直接下命令叫李启良到葫芦岛,杨福林还拿出五根金条作为对他的酬谢。经过李启良的诊治,三人的病情很快得到了控制,到了早上,伊文斯的高烧就退了。几天后,廖凯运护送伊文斯等三人前往第四大队的集结地——郭巨,在第四大队队长王继能的安排之下,三个英国人经过多方转移,最后送到重庆电台,讲述“里斯本丸”沉船事件,把日寇屠杀战俘的暴行公诸于天下,之后他们三人由国民党政府外交部转交给英国驻华大使,劫后余生,回到了英国。

 

友情连接 需要交换链接,请于我们联系。 首页连接需要pr>=3 链接公告 更多友情连
舟山旅游导航网  枸杞岛旅游网 东极岛旅游网  衢山岛旅游网  朱家尖旅游信息网 我要去普陀山 舟山旅游产品超市(淘宝店)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广告合作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公司地址: 舟山市普陀区东河路中科信大厦三楼 咨询热线:(0580)2054890 8117668 传真:0580-2600190
Copyright 2004-2015 zsdong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浙江舟山市海山旅行社有限公司(旅游许可证:L-ZJ-GN08010)
东极岛旅游网:提供专业东极岛旅游咨询、东极轮船票预订、住宿预订、餐饮服务、海钓休闲船服务等。
公告:东极岛旅游网收入有关东极岛的网文公告 感谢:舟山市定海业师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提供咨询支持